明升体育官网

交通运输部主管  中国交通报社主办

中国交通新闻网首页  > 人物

苗晓红:我是蓝天的女儿

2019-08-08 17:29:07 来源:中国交通新闻网 作者:刘凤云

苗晓红创作的第一本著作的书名,叫《我是蓝天的女儿》。她之所以给她的处女作起这样一个名字,是因为她的一生,从少年时代起,就将自己交给了祖国的蓝天。

同为飞行员的刘凤云与苗晓红。

从小立志拥抱蓝天

对中国30、40和少数50后的人来说,拉斯科娃的名字并不陌生,她撰写的《一个女领航员的笔记》,1953年由时代出版社出版。该书出版后颇受中国青少年的欢迎,尤其对热爱航空的女青年影响深远,它是苗晓红最喜爱的图书,相伴至今,也影响至今。

拉斯科娃是苏联第一个女领航员,创造过多项世界纪录,也多次死里逃生,在卫国战争中英勇牺牲,是《苏联英雄》称号获得者,是苗晓红小时崇拜的偶像。那时她就暗下决心,长大后如有机会,一定像她那样,拥抱蓝天,做祖国蓝天的女儿。

苗晓红在她编写的《中外早期妇女航空史话》中,动情地介绍了偶像的生平事迹。该书序作者在序中指出,苗晓红是在用情写作,拉斯科娃这一节用情最深。足见拉斯科娃对她影响之大了。

为上蓝天闯难关经考验

1956年5月,苗晓红以全优成绩毕业于济南市三中,准备参加高考。正在这时,空军来校招收男女飞行员。从小立志蓝天的苗晓红毫不犹豫的瞒着家人报名应征。通过极为严格的体检和政审,她被录取。望女成凤的父亲得知女儿放弃高考而报名当兵的消息后,赶到学校,力阻女儿当兵,让她参加高考。一心想上天的苗晓红不改初心,不听父命。父亲见女儿执意当飞行员,便以断绝父女关系相要挟。面对父亲的要挟,苗晓红仍不动摇,她违背父命,毅然踏上通往蓝天的路,前往徐州空军五预校报到。

预校生活,并不像想象中的美好,除了高强度的队列训练,紧急集合,晚上急行军,以及滚轮、旋梯等体育项目外,休息日还要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。一般女生很难适应这“炼狱”般的生活,有人被淘汰。苗晓红也不适应,但为了上天,她咬牙挺着,不仅能完成所有课目,劳动时还给自己加量,其他女学员担两筐土,她挑四筐。肩膀磨破了,也不叫苦叫累。由于她处处事事表现突出,同年12月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。是116名女学员中,被吸收入党的四名党员之一。

1957年初,苗晓红转入长春二航校学习飞行。飞行首日,过度兴奋的她,却闯了祸。滑行时因刹车过猛“拿了大顶”(机头冲下,机尾翘起),打坏了螺旋桨,造成地面事故。这次事故虽是教员的责任,但却让她背上沉重包袱。教员带她时,她总是缩手缩脚,不敢大胆操作。结果落下飞行进度,迟迟放不了单飞,面临被淘汰的危险。关键时刻,第一批女飞行员陈志英大姐的一番话,使她清醒,挽救了她的飞行生命。大姐说:“你放弃高考,与父亲决裂,预校吃那么多苦,为了什么?不就是为了能上蓝天飞行吗?你这样下去,你还想不想飞?”自此之后,苗晓红放下包袱,不仅赶上了进度,还进入优秀学员行列。毕业时不仅被评为五好学员,还立了三等功。当立功喜报寄到老家时,父亲才以女儿为荣,恢复了父女关系。

翱翔蓝天 报效祖国

1958年底,,苗晓红航校毕业后,分到郑州空军某部,不久调到北京空军专机部队,到部队后,工作生活比较顺利,在同批姐妹中,她是较早被培养为机长和飞行教员的,也是较早执行飞行任务的。她在该部队飞行了30年,近5000小时,执行过专机、救灾、科研、军事运输等飞行任务。在众多飞行任务中,有以下四次令她难忘。

飞越天安门,饱览首都节日盛况。1959年,国庆十周年前一天下午四点多钟,大队领导通知她到领航室下达任务,她万万没想到,是让她作为副驾驶和中队长李桂森一道,执行飞越天安门的特殊任务。她以为是梦,但大队长的声音使她感受到不是梦,而是真真切切的一次极为特殊的光荣任务,他说:“今晚七点半,中央新闻电影制片厂的摄影师和一批画报社记者,要乘坐你们的飞机,到天安门上空观察地形,选择最佳摄影位置,为明天的实拍做准备。”下达完任务后,苗晓红久久平静不下来,因为这是她第一次执行任务,又是这么重要的任务,,这是党和人民对她最大的信任啊,怎能不激动呢。

当晚七点半,他们机组载着近20名摄影师和记者从西郊机场起飞,按计划航线,经丰台飞向杨村机场,再转向通县机场,通场后沿长安街向西飞,快到天安门东侧后转问南,到前门后再转向西,快到西长安街时,再向北飞到天安门西侧后原路返航,等于绕飞天安门广场两次,飞行时间近半个小时。。

国庆前夕的北京夜晚,已是华灯齐放,一派节日景象。长安街似地上银河,镶嵌在灯的海洋之中;天安门广场已聚满了彩排的群众,他们拉起横幅,打着灯笼红旗,在广场上欢歌起舞。天安门城楼的灯光,尤其是那八盏大红宫灯,纷外耀眼,从900米高的空中望去,好似几粒璀璨的红色夜明珠,闪烁着不灭的光茫,静候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临。天安门城楼两侧的观礼台上,摆满了鲜花,准备迎接四海嘉宾。当晚的天安门广场真是“火树银花不夜天”,美极了,她想喊:“祖国啊!您的蓝天女儿,今晚在首都上空,祝您永远昌盛。”

   首都国庆前夜之美给了苗晓红巨大的震撼,60年来,它一直将这份激情珍藏在心底。这也是她今年为何要用重返蓝天的壮举,向新中国成立70周年献礼的重要原因。

   苗晓红,是我国历史上第一位、也是唯一一位夜间飞趆天安门的女飞行员,她还是在飞安门上空飞行时间最长的女飞行员,为此她深感荣幸和自豪。

河北救灾超低空给亲人空投食品。1963年8月初,山东、河南、河北三省部分地区连降暴雨,造成特大洪涝灾害,党中央命令空军运输机部队到灾区空投食品和药物。苗晓红率机组投入了这场持久艰险的战斗,每天要飞2至3次,4至6个小时。在近一个月的连续飞行中,她经受了考验。有一次,苗晓红机组飞临目标上空时,她将高度降低到200米,但还是看不见空投目标。她想到地面有成百上千群众急盼着飞机上的大饼充饥,等着药品和救生噐材救生时,她勇敢地驾驶飞机下降高度至80米,穿出云层,终于看到了空投场。她用力揿响了空投铃,将食品准确地投向目标区,数千名灾民因她的勇敢无畏而得救。

 她之所以冒险下降高度,是因为她心中念念不忘人民的哺育之恩。她说:我从一名普通的中学生,成长为一名飞行员,花的全是老百姓的血汗钱,是全国人民养育了我们,是党给我们插上了钢铁翅膀,党培养的飞行员就要为人民服务。为灾民空投食品药物,只是我们给父老乡亲的一点小小的回报。

为救老红军超极限气象条件着陆。1987年深秋的一个晚上,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将苗晓红从睡梦中惊醒,她听到大队庞副政委在门外喊道:“苗副大队长,快回大队有紧急任务。”她立即穿上飞行服骑自行车赶到大队。很快接机组的车到了。在车上吳团长给机组下达任务:“你们去山海关接一位突发重病的老红军来京抢救。”到机场后,他们以最快的速度检查完飞机,办好飞行手续。这时,301医院的救护人员也赶到了。凌晨两点多钟,她驾驶三叉戟飞机从北京西郊机场起飞,穿过夜雾向山海关机场疾驰。

三点多钟,飞机安全降落,此时病人已在机场等候,十分钟后他们便起飞了。航行中一切顺利,返回北京时已是清晨4点多钟。当他们准备下降时,耳机里传来了吴团长的声音:“429,地面有雾,能见度只有一公里,而且在变坏。过近距导航台还看不到跑道,可复飞去南苑降落。”团长的声音使驾驶舱里的气氛顿时紧张起来。如果复飞去南苑机场,又要延误半个小时,而接病人的救护车和医护人员已到了西郊机场,让他们再赶去南苑机场,最快也得一个多小时。机上的老红军正处在垂危之中,随时有生命的危险。对危重病人来说,时间就是生命,老红军可是国宝啊!怎么办?机组当即商议决定,只要有一线希望,就不去南苑。三叉戟飞机进入五边,高度在降低,速度在减小。已经接近近距导航台了,舱外一团漆里,连城区的灯光都看不见。在雷达指挥引导下,他们继续下滑,过近距导航台,高度只有50米时,他们仍看不到跑道,前面是雾蒙蒙的一团灰暗。复飞还是落地,正在犹豫的刹那间,苗晓红隐隐约约地看到了一溜闪动的灯光,躺卧在飞机下滑的延长线上。她判断那就是跑道中心延长线上的引导行,说明飞机正对准跑道。此时耳机里也传来吴团长的声音:“429,方向高度好,减油门落地。”

在团长指挥下,飞机穿过重重晨雾,在超极限的气象条件下,安全降落了。当机组乘车离开机场时,雾更浓了,能见度不足10米,汽车必须开大灯缓缓前行。此时,苗晓红在心里暗叫了一声:好悬,好险!1988年3月8日的《解放军报》,报道了她这次历险的简要经过。

这次飞行,在苗晓红三十多年的飞行生涯中,是最揪心,也是对她综合素质最严格的一次检验,她这位蓝天女儿交出了一份极为精彩的答卷。

暴风骤雨中安全降落。苗晓红除执行军事任务外,还多次帮助民航飞航班。改革开放初期,国内外乘机旅客人数骤增,中国民航运力一时难以适应新的形势。为缓解这一矛盾,从1978年开始,苗晓红所在部队,派出部分飞机和飞行员加入民航航班飞行。

苗晓红当时已是一名三叉戟飞机的机长,曾多次率机组前往广州民航局飞航班。1980年夏天,她第三次到广州飞航班。有一天,她飞广州-桂林-广州航线。在桂林机场降落之后,便抓紧吃饭和办理返回羊城的手续,半小时后,他们载着100多名国外游客飞往广州。

三叉戟是当时最先进的喷气客机,很快便跃升到云层之上,顿时明媚的阳光照满了机舱。飞机平飞后,她打开了自动驾驶仪,忙里偷闲地放松一下自己。头顶是洁净蔚蓝的苍穹,翼下是茫茫无边的云海,航行在蓝天白云之间,是飞行员最享受、最轻松的时刻。但好景不长,地面发来的天气预报称,雷雨正向广州白云机场靠近。当他们到达机场上空时,地面指挥员命令尽快作小航线降落,说低云大雨即将到达机场。飞机四转弯对正跑道准备着陆时,突然大片漆黑的云层覆盖了跑道,视野内全是浓浓的云雾,根本看不到跑道。本来她已将油门减到下滑落地的小功率状态,面对骤然变化的天气,苗晓红果敢地把油门推到全功率位置,一面拉杆爬升,一面对机组成员高声喊通:“复飞!”这时耳机里也传来了地面指挥员让他们再作大航线降落的命令。当他们按仪表作大航线时,飞机又进入了乌黑的云层,云中紊乱的气团,如同大海的狂澜,时而把飞机轻轻托起,时而将飞机重重按下,金蛇般的电花不停地在舷窗上乱窜。面对强劲的气流,她紧握驾驶盘,全神贯注地操纵飞机,尽力使飞机保持平稳,减轻颠簸。当他们穿出云层着陆时,又遇到了瓢泼似的大雨。密密的雨帘虽严重影响她的视线,但她凭着多年练就的雨天着陆的本领,在机组的密切配合下,安全平稳的降落了。

飞机在指定位置停稳关车后,她才感到内衣已经湿透。这时乘务长走进驾驶舱,说乘客要见机长。当苗晓红走进客舱时,乘客一个个都呆住了,都用惊异的目光盯着她,显然他们都不相信她是机长,因为当时民航还没有女飞行员,更没有女机长。乘务长一见这情景忙用英语介绍道:“这位就是大家要见的机长,苗晓红女士,全天候飞行员。”她话音刚落,客舱里顿时暴发出雷鸣般的掌声。一位华裔老太太将一面写着“祖国强盛,华人荣耀”八个烫金字的、他们旅行团的队旗送给她,并拉着她的手激动地说道:“漂亮的女机长,我代表全体乘客向您表示感谢,没想到您是女机长,飞得这么好,中国女飞行员了不起!”掌声和叫好声再次响起。

苗晓红送走客人后,久久地站在机舱门口,激动的心情难以平静。此时,是她一生中最难忘的时刻。作为祖国蓝天的女儿,她感到无比自豪。

在30的飞行生涯中,苗晓红立三等功三次,二等功一次。

著书立说书写“女飞”传奇

1988年12月18日,苗晓红因飞到规定最高年龄而停飞;1989年5月19日,她脱掉军装退休。但作为一名军人、党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退休,只有战斗岗位的转换,入党时在党旗下宣过誓,要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。她虽然告别了蓝天,告别了驾驶杆,但她仍情系蓝天,她要用笔杆在“女飞”的历史空域里继续飞翔,而且飞得更精彩。

世界上第一位女性驾机上天已有110年,中国妇女飞天也有104年,已有数千名女性翱翔蓝天,她们留下了许多可歌可泣的动人事迹。她们的亊迹是一笔极为珍贵的精神财富。但中国至今没有一部介绍她们事迹的历史读物,于是她决定将她们的事迹挖掘出来,让“女飞”精神传承下去,为我国的妇女航空亊业做贡献。

退休后,苗晓红几乎将全部精力都投入到写作之中。经过8年多的埋头写作,1998年她完成了《我是蓝天的女儿--一个专机女机长讲述的故事》一书的创作,2000年12月由蓝天出版社出版发行。这是一本自传体的纪实文学,主要讲述了身边众姐妹们飞行生活的真实故事。该书出版后,空军政治部作为传统教育教材下发飞行部队,飞行人员人手一册。该书在社会上也产生了较大影响,一些报刊包括国外的华文报刊刊豋了该书内容。中央电视台“让世界了解你”栏目中介绍了她的简要事迹。她还被空军政治部评为2006一2007年度“空军先进离退休干部”。

各级党组织的鼓励更加激发了她的创作热情,她又用了两年多时间,完成了《共和国首批女飞行员》一书的创作,2011年9月由《人民日报出版社》出版发行。本书全面、真实、生动地介绍了新中国首批14名女飞行员的传奇人生。该书出版后不仅社会反应很大,《北京青年报》等多家报刊连载转载,北京、河北等电视台录制了专题片。同时得到了空军领导和机关的肯定和鼓励,空军政治部购买了一千册,并专门派人到她家慰问。苗晓红还作为特邀代表,出席了空军举办的“纪念空军第一批女飞行员首飞60周年”的活动,受到了许其亮等空军首长的接见。

2017年苗晓红与老伴何孝明合作完成了长篇小说《女人的天空》的创作,仍由《人民日报出版社》出版发行。《女人的天空》实际上是一部电视剧的文学剧本,主题十分鲜明:人民群众用血汗培养出的女飞行员,就应该回报人民,全心全意为人民飞行。该书刚一问世,便被一家影视公司买走版权,他们要将该书改编成电视剧。

在写书的同时,苗晓红还在报刊上发表了近百篇文章。她的创作活动全是自发的,没花国家一分钱。她家的收入除支付孙女的教育费和维持清贫生活外,其他部分全用在买书写书上。她家没有一件名贵家具,更没有古玩字画,她连一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,拍电视时,还得找人借衣服应景。她家客厅面积不小,但无一件装饰品。和空空如也的客厅相反,她家书房却满满当当,藏书一万多册。凡到她家参观的人,无不为她家客厅的寒酸,书房的富有而惊叹。

重返蓝天挑战自我

2017年,《女人的天空》出版后,苗晓红与老伴便着手他俩第6本书,即《中外早期妇女航空史话》的创作。这是最难写的一本书,因年代久远,史料太少,而且两人都已80多岁。但为了填补这段历史的空白,二老克服种种困难,深入到“女飞”较集中的上海、南京、长沙、湘潭、深圳、香港、中山、开平、恩平、台山、昆明等城市收集资料。托亲友在国外帮助收集史料,购买图书。仅写此书购买的参考图书就多达两百来本,发往国外的问询函三十余封,走访有关人员20多名,而这些费用都是二位老人自己承担。而这些费用都是二位老人自己承担。而这些费用都是二位老人自己承担。本书即将由《人民日报出版社》出版。

在撰写本书时发现,外国有不少女飞行员,八十多岁还在飞行,有的还参加飞行比赛拿冠军。她们的事迹对苗晓红触动很大。她想:我是共产党、新中国培养的女飞行员,应该不比她们差。中国是“女飞”大国,不能留下无高龄“女飞”的空白。再者,自己不能光当“女飞”精神的宣传员,更应当“女飞”精神的践行者。“敢为人先”是“女飞精神”的重要内容,于是她萌发了“重返蓝天”的意向。

今年是新中国建国七十周年,人民空军建军七十周年,还是世界妇女飞天一百一十周年。她决定用重返蓝天的实际行动,向三大节日献礼。也是为了挑战自我,激励后人。经过近半年的身体锻炼、心理调整和五月二十一日一个多小时的带飞训练,五月二十八日在北京平谷区石佛寺机场,停飞三十年后她又驾机重上云霄,填补了我国没有高龄女飞行员的空白,圆了她重返蓝天的梦。

真正了解苗晓红的人,对她重返蓝天的壮举不仅不会感到意外,反而认为是顺理成章的事。只要时机成熟,她肯定会这么做,因为她是蓝天的女儿,一生眷恋蓝天。

苗晓红的冲天一飞,社会反响巨大,中央电视台的四个栏目对她的壮举进行了大量报道,给予了极高的评价。特别是“新闻联播”,用5分钟播放她重返蓝天的事迹,在国内外引起轰动,她很快成了“网红”,成了“硬核奶奶”。 面对如潮的好评点赞,苗晓红在异常激的同时,仍保持一颗平常心。面对媒体,她反复强调自己只是普通的老人,重返蓝天也是平凡小事,任何一名老飞行员,只要身体硬朗,只要想飞,敢飞,都能飞。她表示,对领导和媒体的高度评价,她受之有愧。她决心加倍努力,做好自己,不忘初心,牢记使命,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作贡献,回报祖国和人民的厚爱。

中国交通新闻网版权及免责声明:
1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中国交通报”、“来源:中国交通新闻网” 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国交通新闻网,未经本网授权,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、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 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中国交通新闻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2、凡本网注明 “来源:XXX(非中国交通新闻网)” 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他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3、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进行。

新媒体

热门推荐更多>>

问计于民问计于网

围绕党中央、国务院重大决策部署和交通运输部党组中心工作,倾听群众呼声、查找突出问题、吸收基层智慧,更好服务人民、服务大局、服务基层。

明升体育官网